搜索

绘本首先是一门叙事的艺术

发布时间:2019-04-03
  绘本首先是一门叙事的艺术,以美好的图像(由线条、形状、色彩等要素组成)和声音(朗读时天然的韵律与节奏)牵引孩子们自然而喜悦地进入故事的世界。一些教师可能想深化故事的教育内涵或拓展故事的教育空间,便以故事为基点,设计出许多相关的现场表演活动或延伸活动,把学习重点落在认知、品格教育等功能上,这似乎不容置疑。但绘本不是活动的媒介或工具,急于投入功能化过强的活动,可能使故事沦为可以随意拆卸的支离破碎的零件,而掩盖了它令人愉悦的审美本质,从而可能使孩子们迷失在这些浅表的热闹之中,忘记故事本身的美,那是很可惜的。所以,让一群或一个孩子看完听完想完一个完整的故事,是对故事的尊重。
  以《蚯蚓的日记》为例。在幼儿园,这个故事的活动设计空间很广,比如跟孩子们讲述蚯蚓与蜘蛛的形态、习性及其在自然界的生态功能(同时可展示写实的科学图片),并带他们去户外考察各类昆虫的生命奥秘;甚至拿泥土做文章,讲述土壤的构成与作用,并让他们捏塑泥巴。一个故事可以像八爪章鱼一样恣意伸展开去,看起来似乎很美妙。但是,这些活动极有可能分散孩子对故事本身的注意力,淡化故事中蕴含的孩子最先应该享用的童趣。当看到蚯蚓接连写了十句“我以后不吃回家功课”的保证书被蚯蚓自己吃掉时;当蚯蚓告诉臭美的姐姐不管花多少时间照镜子,她的脸永远长得跟屁股一个样时;当蚯蚓得意洋洋地展示自创漫画中的蚯蚓超人时……孩子们(尤其是小男孩)会会心地大笑,为着那既是蚯蚓又是男孩,既生活在远离他们的另一世界,又生活在他们身边的活生生的形象以及有关他的一切。不要忽视这单纯的笑声,幽默诙谐的品质可以使孩子们在这个尘烟四起、瞬息万变的世界不那么张皇失措。
  再如玛丽・荷・埃斯的《跟我玩好吗》,讲一个小女孩到处找朋友(吃早餐的蚱蜢、捉蚊子的青蛙、晒太阳的乌龟、吃橡子的花栗鼠、叽叽喳喳叫着的鹣鸟、啃着一朵花的兔子、静悄悄地爬着的小蛇)跟她玩,可是大家都被她吵吵嚷嚷的声音和夸张的姿态吓跑了。最后当她安静地坐在池塘边的石头上时,蚱蜢跳回来,青蛙跳回来,慢吞吞的乌龟爬回来,花栗鼠跑回来,蓝色的鹣鸟飞回她头顶上的枝梢,兔子回来了,绕着她跳来跳去,蛇从他的洞洞里爬了出来,甚至一头刚出生的小鹿也从灌木丛里走出来舔她的脸颊。这个故事极易被教师编排成一出孩子们轮流登场的即兴表演,或者引导孩子们认知不同的动物。但是,它其实是想告诉我们:热闹是用安静等来的,一个孩子的安静会让整个世界动容。那么,让一个孩子捧着这样的书,安静地坐在角落里慢慢地阅读,也没有理由不动人。